鲁乐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爱的承诺、一世一生 —— 西贝柳斯的冰雪情缘


nan Laulajat - Sibelius: Complete M

11月18日是值得喜乐的一天,因为这天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与妻子艾诺终于下定决心,买下耶尔文佩的土地,共筑长久温馨的家庭爱巢。

翻开音乐家们的生命图谱,就如同看见真实人生的爱恨嗔痴,顺遂平稳时少,迂回颠簸时多,仅有福报深厚之人能享受名利双收、富贵荣华。在爱情世界里更是如此,放眼音乐家的感情生活,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1770-1827)的坎坷、威尔第(Giuseppe Verdi,1813-1901)的丧偶、姚阿幸(Joseph Joachim,1831-1907)的离异…,真正能夫妻同心,「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又有几人?北欧的作曲家西贝柳斯(Jean Sibelius,1865-1957)便是这样令人妒羡的幸运儿!他与妻子艾诺(Aino Järnefelt,1871-1969)结缡65年,儿孙满堂,91岁在妻子的陪伴下安详辞世,拥有圆满一生。今天,我们就一起沉醉爱的酸甜,感受这份难得的冰雪情缘。

鲁乐琴行-珠江钢琴淄博独家总代理



Helsinki University Male Voice Choir/Finnish Radio Symphony Or

1890年秋天,赫尔辛基火车站的月台上来来去去分离聚首的人们,有人拥抱、有人挥手,一如往常忙碌喧闹。这时,一位五官深邃、优雅美丽的女孩轻盈穿越人群,从容蹬上列车,准备结束开心的赫尔辛基之旅。正当她抬头寻找座位的当下,眼前的景象吓了她一大跳!色彩缤纷、香气四溢的花朵布满整节车厢,几天前才求婚的男朋友英俊挺拔现身花海,再次对她许下一生一世的承诺。从3年前的相识、互有好感,到今夏恋情的迅速升温,其间的曲曲折折只为等待这一刻深情相拥,炙热的两颗心能强烈感受彼此的脉动。

这浪漫满屋的不是电视剧,而是芬兰作曲家西贝柳斯与妻子艾诺的青春回忆。

西贝柳斯在赫尔辛基读音乐院的时期,结识了和自己一样放弃法律、专注习乐的学弟阿玛斯(Armas Järnefelt,1869-1958),由于两人类似的心路转折,很快就意气相投,成为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阿玛斯系出名门,是芬兰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亚纳菲特(General Alexander Järnefelt,1833-1896)的儿子。亚纳菲特将军曾参与俄土战争(The Russo-Turkish War,1877-1878),也曾统领芬兰的米凯利(Mikkeli)、库奥皮奥(Kuopio)等地域,1888年后管理波的尼亚湾(Pohjanlahti)沿岸,在瓦萨(Vaasa)与托特松德(Tottesund)坐拥别墅房产。不过,亚纳菲特家族最为人称道的并不是显赫的背景,而是推动芬兰文化的不遗余力。在芬兰连续被瑞典、俄罗斯殖民的过程里,他们运用资源及影响力确保芬兰语言的留存和传递。 

333333.bmp



因为个性相合,阿玛斯邀请西贝柳斯至家中作客。对一位海门林纳(Hämeenlinna)乡野林间长大的青年而言,将军家的堂皇体面他难以想见,动身前内心惶惶惴惴忐忑不安。果然,亚纳菲特将军本人肃穆庄严,气势凌驾众人之上,阿玛斯的兄弟们也各个是菁英,在写作、翻译、绘画、教育等领域各有所长,使西贝柳斯心生敬畏。幸好,富而好礼之家从不让人自惭形秽,他们温厚的待客态度化解了西贝柳斯的紧张,让他轻松自然的开怀说笑,还为主人弹琴献曲。利落的钢琴声将客厅的气氛炒得热闹无比,引起阿玛斯的小妹艾诺的好奇,于是原本自顾自躲在闺房的她翩然现身,害西贝柳斯紧张错音,殊不知这四目交会的瞥然,已经注定今生相守的情意。

然而,与艾诺的暧昧并没有使西贝柳斯立刻展开追求。一方面,艾诺是将军之女,一般平民胆敢高攀?另一方面,当时的西贝柳斯风流倜傥、才气纵横,是音乐学院的大红人,走到哪里都受年轻女孩们欢迎,艾诺绝非心中唯一;再一方面,他全心投入音乐的学习,双修作曲和小提琴,并且打算毕业后前往西欧深造,未来的规划使他忙碌,也令他无心认定一段感情。正因如此,西贝柳斯从认识艾诺,到拿下芬兰国家奖学金赴柏林留学的这段时间与她若即若离,以普通朋友的方式相待,也毫无特别联系。这样的随兴让艾诺很不是滋味,她本身也是追求者众的才女,感情世界自由来去,怎可任凭西贝柳斯左右大局?所以,当西贝柳斯1890年夏天从柏林回芬兰度暑假,再次造访位于瓦萨的亚纳菲特宅邸时,艾诺鼓起勇气向他表白,吐诉自己隐藏的真心。 

鲁乐琴行-珠江钢琴淄博独家总代理 olke Grasbeck

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西贝柳斯受宠若惊,加上海外求学的过程不如预期顺利,艾诺的勇敢反而让他正视自己的的软弱,敞开胸怀接受这位开朗女子的笃定。下决心后,西贝柳斯在9月29日赫尔辛基的一场音乐会结束,准备再赴维也纳念书前向艾诺求婚,离别时又包下整节火车车厢缀饰花海,上演浓情密意聚散依依,这不只是音乐史的浪漫极致,更令世间男子望尘莫及。

不过,想娶艾诺可没那么容易!特别是西贝柳斯留学生涯的第二年从柏林转学维也纳后依旧表现平平,还因大量社交畅饮把钱花个精光,最后靠典当衣物勉强换取船票回家。这样窝囊的归乡别说脸上无光,亚纳菲特将军想当然尔绝不会把女儿下嫁。为了让将军点头,也为了证明自己有养家的能力,西贝柳斯收起玩心认真打拼,他四处兼课,教钢琴教小提琴,希望重整颓圮形象。此外,对已经着手的,根据芬兰史诗《卡萊瓦拉》(The Kalevala)创作之《库莱尔沃交响曲》(Kullervo,Op.7)的谱写进度他积极掌控,冀盼作品的成功达到将军的期许。 

鲁乐琴行-珠江钢琴淄博独家总代理   Major, Op. 82 & Pohjola's Daughter Op. 4

其实,西贝柳斯选《卡萊瓦拉》为题相当聪明(库莱尔沃即是《卡萊瓦拉》中的悲剧人物),一来它正中长年提倡芬兰文化的将军下怀,二来将军千金「艾诺」的名字就是取自《卡萊瓦拉》里的刚烈女角,因而《库莱尔沃交响曲》众所瞩目,也是西贝柳斯为爱情承诺的奋力一搏。

很幸运的,《库莱尔沃交响曲》1892年4月28日首演后获得火山爆发式的掌声,无论是歌唱家、乐团团员,或者观众都一面倒的赞美西贝柳斯年轻有为。这个结果除归功作曲家的实力外,与芬兰人热切追求国家文化的认同密不可分。西贝柳斯搭上民族主义的潮流,以芬兰元素入乐的做法衬托他鲜明的创作性格,亦是他娶得美娇娘的密技。

西贝柳斯和艾诺在《库莱尔沃交响曲》的风光下完成终生大事,也陆续生下可爱的女儿们。如同所有世间夫妻,月月年年的柴米油盐难免口角摩擦,再梦幻的爱侣仍敌不过平常日常,艾诺与西贝柳斯争执的理由多紧扣用钱习惯和饮酒问题,赚得多花得快的西贝柳斯戒不了痛快豪饮,往往左手进帐右手就喝光,让艾诺对生活缺乏安全感,更担忧丈夫的健康。这也是为何当公元1903年7月西贝柳斯继承大舅舅阿克萨尔(Axel Borg,1845-1903)部分遗产时,艾诺坚持不留现金,要在耶尔文佩(Järvenpää)购地盖屋的原因。

鲁乐琴行-珠江钢琴淄博独家总代理

事实上,当年西贝柳斯大舅舅留赠的遗产数字和艾诺看上的地产价格相去甚远,但经常酩酊大醉的作曲家终归是爱妻一族,太太的愿望,除戒酒外,他都尽力满足。因此,在不确定能否按月还款的情形下西贝柳斯硬着头皮买了土地,还聘请芬兰著名的建筑师松克(Lars Sonck,1870-1956)制图盖屋,费用之庞大使他入不敷出。这一年,西贝柳斯手边最重要的作品是《D小调小提琴协奏曲》(Violin Concerto in D Minor Op.47),对放弃成为小提琴演奏家转攻作曲领域的西贝柳斯而言,这首协奏曲本来是音乐梦境的理想国,可是买了土地后,立刻变成支撑现实的支票簿。急需装潢费的西贝柳斯等不及协奏曲的原题献者-德国小提琴家博梅斯特(Willy Burmester,1869-1933)抵达芬兰,就匆匆调度小提琴教师诺瓦切克(Victor Nováček,1873-1914)仓促上阵,虽然急就章换取了现金,首演却没有获得好评,还伤害了与博梅斯特之间的感情。

尽管为筹款一波三折,以爱妻命名的新屋「艾诺拉」(Ainola)竣工后的确赐予一家8口安定的归属。就算西贝柳斯在外地工作,艾诺和女儿们也无需为了移徙而奔波,这幢位于图苏拉(Tuusulanjärvi)湖畔的房舍是稳定家庭的核心,更是他们生命财产的守护,宛若母亲的心房,永远为孩子看顾。

鲁乐琴行-珠江钢琴淄博独家总代理  

在西贝柳斯与艾诺近世纪的人生中,唯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WWI,1914-1918)因苏联红军对耶尔文佩的管辖不得不暂时搬家。战后威胁解除,回归艾诺拉的夫妻再也不曾离开这片森林围绕的世外桃源。西贝柳斯由于创作上的高成就,在此安享芬兰政府的月俸直至天年;艾诺则种菜养花,扮演丈夫的后盾、孩子的支柱,尽心走完上天交付的道路。公元1957和1969年,西贝柳斯与艾诺分别以91及97岁高龄遗世,他们的女儿将牵手偕老的父母合葬在房子侧边的北欧冷杉下,安详长眠。

1972年,艾诺拉正式收归芬兰政府,以古迹规格修缮保护,亦以博物馆之名供世人驻足瞻仰。

爱的承诺,一世一生。这段浪漫的冰雪情缘,或许还要相约无数来生。


淄博鲁乐钢琴行